葵花法律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从律师助理到执业律师:杰出律师成长之路——优秀资料大汇总 付英老师:司考疑难问题解答&经典案例解析&教学辅导汇总(葵花2000人Q群,招新同学奋战2016,群号36052508,名称:司考,葵花付英带你闯) 与葵花同行,让理想闪光!体验全面更新的葵花司考在线题库(免费版),稳稳当当金榜题名!
葵花第313期辩论大赛打擂中!兰州市民可以起诉自来水公司吗? 律师被难日国民遭殃时!薄熙来、李庄、黎庆洪、北海律师、谷开来、王立军全案追踪(及时更新) [葵花法律大讲堂]葵花付英律师涉外课件系列:跨国并购基本概念(大汇总)
孔庆东是不是最大的汉奸:看付英和司马南PK凤凰节目搜狐视频 中国律师与律所营销研究、培训及应用——经典大盘点 请捐助葵花——Your donation makes all the difference
王者之卷,谁与争锋——葵花高阶教程(八大本),连续11年修订出版。当你看各类专题、讲义糊涂时,当你做题焦头烂额时,它能为你省去在学习中为求证而查阅法规汇编、各类教材资料的过程,实现真正减负。 [葵花法律网]备战2016年司考,开始起航啦!葵花部分书籍半价卖了!第一步:司考书籍选购指南,详细查看: 巨人之肩,舍我其谁——葵花《全真题库分类详解、《模拟考场冲刺套卷(全真版)》,是迄今市场上唯一做到全面旧题新解的权威题集。葵花《同步经典题库》,全面归纳必考考点、一网打尽必考考点!
查看: 321|回复: 0

[历史解读] 帝国骄雄之二:“战神”纳尔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3 00: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805年10月21日清晨,法国、西班牙联合舰队的帆影在朝阳的映照下逐渐显现于东方的海平线上。纳尔逊的旗舰“胜利”(Victory)号主桅杆顶上的了望哨兵,以略微颤抖的嗓音高声通报:“方向正东,距离约15海里,发现敌舰15艘…20艘…25艘…33艘!敌舰队总共为33艘战列舰,和7艘巡洋舰!” 英国舰队前进到距离法、西舰队12海里时,已经能够清楚地看到敌舰的阵列。40艘法国、西班牙战舰头向北尾朝南,大致排成两行队列,都以左舷面对逼近的英舰,前后排战舰错开排列,为的是不阻挡后排战舰的火炮射线。
  纳尔逊立刻发出信号,将英国舰队分成两个纵队,他的旗舰胜利号打头阵,率领14艘战列舰和3艘巡洋舰在左边,右边是舰队副司令科林伍德(Collingwood)坐镇的“皇家君主”号(Royal Sovereign),率领13艘战列舰。此时风向西偏北,风力微弱,英国舰队只能以两节的速度缓慢前进。纳尔逊的舰队和法、西联合舰队相比,战列舰总数是27对33;火炮总数是2,148对2,568;官兵总数是17,000对30,000,处於明显劣势。但纳尔逊毫无惧色,成竹在胸。他回到自己的船舱,静默祷告,并将下面的祷告词记录在日志上:
  “乞求我信仰的上帝,赐予我的祖国和整个欧洲一次伟大而光辉的胜利;乞求不要有任何的失措使胜利蒙上阴影;乞求胜利之后英国舰队体现出卓著的仁慈和宽宏精神。至於我自己,我将生命承诺给创造我的上帝,乞求他保佑我精忠报国的努力。我个人的命运,以及我为之奋斗的正义事业的命运,今天都交与上帝决定。”
  上午11点50分,以胜利号为首的英国舰队驶进法、西联合舰队的大炮射程,立刻有八、九艘法、西战舰向胜利号舷炮齐发,以矫正射角。数百颗炮弹落在胜利号周围,激起无数道浪柱。胜利号就在这些此起彼伏的浪柱中穿行,慢慢向法、西舰队逼近。

  1. 初露锋芒

  十八世纪末到十九世纪初的三十多年间,英国皇家海军进入了一个黄金时代。这个时期皇家海军涌现出大批夺目的将星,老一辈的如罗德尼(George Rodney) 和豪依(William Howe);年轻一辈的如大、小胡德(Samuel & Alexander Hood),贾维斯(John Jervis),邓肯(Adam Duncan),康华利斯(William Cornwallis)和科林伍德等人。正是他们优秀的领导和指挥才能,为大英帝国的海上霸权奠定了基础。这个时期却被军事史学家称为“纳尔逊”时代,只因为在纳尔逊这颗巨星的光芒笼罩之下,其他的人都不免星光暗淡。
  纳尔逊(Horatio Nelson)于1758年9月29日生于诺福克郡,父亲是一个牧师,母亲出身贵族,是英国第一任首相,牛津伯爵华波尔(Robert Walpole)的侄孙女。纳尔逊幼年体弱多病,一次感染疟疾几乎要了他的性命。但纳尔逊从小就体现出超人的胆量。还是孩童的时候,一次纳尔逊到野外游玩,天黑了还没有回家,於是全家人出动去找,结果发现他在一条小溪旁边坐着,正琢磨如何跳过去。纳尔逊的祖母对他说:“孩子,我很奇怪为什么饥饿和恐惧没有把你赶回家来。” 纳尔逊回答说:“恐惧是什么? 我从来没有见过。”
  纳尔逊11岁就上了他舅舅任船长的军舰,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13岁随船前往西印度群岛历炼。15岁时自告奋勇参加一个北极探险队,在冰原上独斗一头北极熊,以枪托砸中熊头,使其受伤逃跑,被传为佳话。纳尔逊20岁时就荣升船长,指挥一艘21门炮的巡洋舰参加英国同北美殖民地的战争。这个时期他最著名的一次探险是在尼加拉瓜圣胡安河溯流而上,攻下几座西班牙据点。但是后来舰上四分之三的船员死于热带疾病,而纳尔逊躺在一副担架上被送回英国疗养。27岁时,纳尔逊和芬尼•尼斯贝 (Fanny Nisbet) - 一个年长他两岁的寡妇在牙买加结婚,婚礼由威廉王子,即后来的英王威廉四世主持。纳尔逊对芬尼的感情尊敬多于爱恋,这和他后来对汉密尔顿夫人的痴情截然不同。
  不久美国独立战争结束,纳尔逊携夫人回到诺福克郡的家乡,渡过了五年的赋闲生活。和历史上所有的名将一样,纳尔逊是为战争而生的,平静单调的和平生活让他烦躁郁闷,时不时地到海军部要求归队。 1793年1月,34岁的纳尔逊终于如愿以偿,被任命为64门炮的战列舰“阿加门农”号(Agamemnon)的舰长。在次年的一次战斗中,纳尔逊右眼受伤,从此失明。而3年后在袭击西班牙的加勒比海据点圣克鲁兹(Santa Cruz)时,纳尔逊又一次身负重伤,不得不截去右前臂。纳尔逊身先士卒的风格,也使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纳尔逊身上最优秀的品质应属他非凡的亲和力。这种亲和力是纳尔逊领袖魅力的源泉,为他赢得了麾下的将士发自内心的爱戴。纳尔逊无论公务再繁忙,都能够做到对战友、下属体贴关怀,无微不至,在那些和纳尔逊共事过的人留下的信件和日记中,这些点点滴滴的事迹随处可见。一个参加过特拉法加海战的水兵写到:“每一个人都崇拜他,都坚信在他的领导下将无往不胜。” 英国皇家海军有史以来,还没有哪一个指挥官象纳尔逊这样受到官兵的爱戴,而他率领的舰队也体现出无与伦比的精诚团结。
  1796年4月,纳尔逊晋升为海军准将(Commodore),统帅两艘战列舰。纳尔逊真正崭露头角是在次年2月14日的“圣文森特角海战”(Battle of Cape St. Vincent )。此战英国舰队司令贾维斯率领的15艘战列舰和7艘巡洋舰,在西班牙西南角海外遭遇27艘战列舰组成的西班牙舰队。贾维斯立刻命令舰队组成一条纵队,向西班牙舰队拦腰冲去。英国舰队在西班牙队列中央顺利突破,将敌舰队斩为两段,22艘战舰从突破口依次通过,伴以猛烈的舷炮齐射。贾维斯然后率领纵队掉头,准备回身包抄被截断的西班牙舰队后卫。这时纳尔逊坐镇的“首领”号(Captain)战列舰处于纵队的倒数第三位,刚刚通过突破口。纳尔逊敏锐地发现西班牙舰队被截断的前后两部分正相互靠拢,等到贾维斯率领纵队回转来时,西班牙舰队势必将联成一片。纳尔逊果断地自作主张,脱离纵队迅速掉头,回身冲进西班牙舰队正在合拢的缺口中,生生将其阻隔开来。大概有7艘西班牙战舰同时向首领号近距离开炮,一时间首领号湮没在滚滚的硝烟之中。等硝烟散尽,人们发现首领号依然浮在海面上,但船帆和索具已经全部被毁。排在首领号后面的两艘战舰也跟着掉转船头赶来支援。这三艘战舰在纳尔逊的指挥下浴血奋战,使西班牙舰队前、后部分始终无法合拢,最终被贾维斯率领的纵队主力各个击破。
  在这次海战的收尾阶段,纳尔逊还舍身忘死,亲率海军陆战队员登舷作战,迫使112门炮的“圣约瑟夫”号(St. Joseph)和84门炮的“圣尼古拉斯”号(St. Nicolas)投降,立下赫赫战功。此战以后,纳尔逊受封爵士,并晋升为海军少将(Rear Admiral)。战后有人指责纳尔逊违反命令,擅自行动,贾维斯回答说:“我能原谅他 – 如果你擅自行动能够获得这样的战果,我也能原谅你。”

  2. 一战成名

  1798年5月,拿破仑亲率大军3万6千人,乘坐400艘运输船,攻克英国在地中海的据点马尔他岛(Malta Island),然后不知去向。英国海军部任命纳尔逊为地中海舰队司令,率领13艘74门炮的战列舰和两艘巡洋舰,前往地中海东部搜寻拿破仑舰队的踪迹。
  新组建的地中海舰队中,有10个舰长是从其它舰队调来的。这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悍将,桀骜不驯,目中无人。到了地中海舰队以后,他们很快被纳尔逊的个人魅力所征服,俯首帖耳,听从调遣。纳尔逊自豪地称自己麾下的舰长们为“一帮兄弟”(A Band of Brothers),他的领导风格是权威和友情的完美结合。纳尔逊会将自己的想法和要求仔细地告诉大家,然后表示对他们的能力高度信任,放心他们依照部署相机行事。纳尔逊的领导艺术使他的舰队上上下下都充满了强烈的自信心和旺盛的斗志。
  纳尔逊的舰队在茫茫大海中搜寻了数月,几次和拿破仑的船队擦身而过,但都未能发现。7月,拿破仑大军顺利在埃及登陆,并于7月21日在“金字塔战役” (Battle of Pyramids)中决定性地击败埃及马木留克大军,成为埃及的主宰。拿破仑渴望在东方建功立业,他在出征前说:“欧洲太狭小了,历史上的伟大人物都在东方成名。” 8月1日,纳尔逊终于探知法国舰队的位置–埃及尼罗河三角洲的阿布奇尔湾(Aboukir Bay),他立刻命令舰队兼程前往。
  阿布奇尔湾呈浅碟形,坐西向东,北侧是一个突出的海角,周围浅滩遍布,海角上有炮台保护港湾,地形易守难攻,而这里是入侵舰队的必经之地。法国舰队司令德加利埃(François Paul Brueys d'Aigailliers)将13艘战列舰和4艘巡洋舰头冲北尾向南排成一道纵列,横贯整个海湾,而他的旗舰“东方”号(l’Orient)位于纵列中间。德加利埃对自己的布阵相当自信,他断定英国舰队不敢当夜来犯,因为英国人没有阿布奇尔湾的海图,贸然闯入浅滩密布的海湾几乎是自寻死路。
  纳尔逊的舰队抵达阿布奇尔湾的外海时,已是下午5点钟。纳尔逊毫不犹豫,立刻命令发起攻击。纳尔逊知道自己的舰队没有海图,只能依靠经验航行,他事先已经把全盘计划同诸将商讨过,此时仅仅说:“我相信你们能够在黑暗中抓住敌人的漏洞突破进去,然后凭感觉找到自己的攻击目标。” 事实上纳尔逊的舰长们一丝不苟地完成了他的战前部署。
  黄昏时分,纳尔逊的舰队从阿布奇尔湾西面外海驶来,冒着敌人炮台的炮火,绕过阿布奇尔海角,闯进海湾。除了“考罗丹”号(Culloden)以外,其它所有的战舰都成功避开了密布的浅滩。这时英国舰队开始执行纳尔逊的战前部署,让法国舰队措手不及。身经百战的“歌利亚”号(Goliath)舰长弗雷 (Thomas Foley)率领4艘战列舰冒着搁浅的危险,大胆地插入法国舰队和海岸之间的狭窄海面,同外侧的8艘战列舰形成对法舰队的夹击之势。
  此时已是晚上7点钟,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英国战舰在各自的目标旁边下锚,和法舰展开激烈的炮战,只有火炮发射时瞬间的闪光照亮漆黑一片的海面,使岸上的人能够依稀看到双方战舰的身影。74门炮的英舰“贝勒罗封”号(Bellerophon)勇敢地停在法国舰队旗舰–120门炮的东方号近旁,与之对射。东方号的炮火猛烈无比,不一会儿贝勒罗封号所有的桅杆都被击倒,不得不退出战场,而另外两艘英舰“快速”号(Swiftsure)和“亚力山大”号 (Alexander)冲了上来,前后夹击东方号。快速号就停在东方号右舷外几米远的地方,舷炮齐发;而亚力山大号则绕到东方号的后面,以猛烈的炮火攻击其舰艉。大约在9点45分,东方号的火药库被击中,引发剧烈的爆炸,整个战舰粉身碎骨,巨大的爆炸声15英里以外的亚力山德拉城都能听见。这时战斗暂时停顿下来,而纳尔逊从自己的旗舰派出小艇,前去搭救海面上幸存的东方号官兵。东方号1,010名船员中,只有70人获救。
  大概半个小时以后,战斗又重新开始。到午夜时分,法国舰队前面7艘战舰都已降旗投降,战斗于是集中在担任后卫的6艘法国战舰周围。以后的几个小时里,隆隆的炮声逐渐稀落下来,到凌晨3点,一切都结束了。连续战斗了9个小时的英国海军官兵已经精疲力竭,就地倒在甲板上呼呼大睡。8月2日清晨,初升的太阳照耀在一片死寂的海湾,将血战之后的惨状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人们的眼前。纳尔逊在日志中写道:“面对这样的一幕景象,‘胜利’一词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参战的13艘法国战列舰,1艘沉没,10艘重创投降,只有两艘得以逃脱,而其中一艘的舰长名叫维勒纳夫(Villeneuve),此人将统帅法国、西班牙联合舰队在特拉法加同纳尔逊决战。法国舰队阵亡1,500人,受伤1,500人,另有3,000人投降,伤亡总数是英国舰队的六倍。
  尼罗海战胜利的消息两个月以后传到英国,举国沸腾。海军部长斯潘塞伯爵(Earl Spencer)得到通报,一言未发,转过身来,刚一迈步就软倒在地。事后斯潘塞夫人写信给纳尔逊,记录了当时的感受:“我的心中充满了欢乐、感激、骄傲等等各种情感,几乎要崩裂开来…这个时刻,礼炮在轰鸣,烟火在燃放,您的名字传遍了大街小巷。” 此战以后,英国完全掌握了地中海的制海权,拿破仑不得不乘坐一艘商船偷偷返回法国,而他留在埃及的军队3年后向英军投降。

  3. 通向特拉法加之路

  尼罗海战使纳尔逊成为英国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这以后,纳尔逊的舰队经常驻扎意大利的那不勒斯港,纳尔逊结识了英国驻那不勒斯大使汉密尔顿的夫人,立刻坠入爱河。1801年,纳尔逊正式和他的妻子分居,而汉密尔顿夫人也离开了她的丈夫,来到英国和纳尔逊同居。纳尔逊此举遭到海军部很多官僚的攻击,但他在英国的人望如日中天,没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封杀纳尔逊。
  1801年,丹麦迫于拿破仑的压力,宣布对英国禁运,断绝了英国海军一些战略物资的来源。英国立刻派遣一支舰队前往哥本哈根谋求武力解决。这支舰队由皇家海军最资深的将领帕克(Hyde Parker)领衔,纳尔逊副之。在4月1日爆发了著名的“哥本哈根海战”(Battle of Copenhagen) 。此战是纳尔逊赢得的一次最艰难的胜利。英国舰队遭到哥本哈根要塞大炮的猛烈轰击,损失惨重。帕克在关键时刻意志动摇,打出“撤出战场”的旗号。纳尔逊又一次拒绝服从命令。他对座舰舰长弗雷说:“你知道我右眼是瞎的,因而我有权利视而不见。” 纳尔逊还顽皮地拿起单筒望远镜放在右眼上,说道:“我的确看不见什么撤退的信号。”
  进入1802年,拿破仑入侵英国的企图已经昭然若揭。天晴的时候,人们站在多佛海岸的峭壁边上,借助一个望远镜,可以看见海峡对岸的法国港口里挤满了用于登陆的运输船,而海岸附近集结的法军联营数十英里。英国海军部立刻将纳尔逊调回,组织海峡防线。纳尔逊对这种消极防御的理念深恶痛绝,他宣称:“英国的第一道防线应该设在敌国港口的外面。” 这个充满攻击性的战略得到了一大批海军将领的支持。1803年,法国入侵迫在眉睫,海军部於是组建了两个封锁舰队,分别由纳尔逊和康华利斯统帅。康华利斯负责封锁法国大西洋海岸的布雷斯特港(Brest);而纳尔逊负责封锁地中海的土伦港(Toulon)。这次封锁持续了两年多的时间。1804年4月,纳尔逊晋升为海军中将(Vice Admiral)。
  纳尔逊和康华利斯执行各自的任务时,展现了截然不同的风格。康华利斯封锁布雷斯特港,一门心思防止法国舰队冲出来;而纳尔逊在土伦港却千方百计引诱法舰队出海决战,只不过法国舰队始终不为所动,坚守不出。这两年里纳尔逊和他的舰队官兵没有踏足陆地一次。纳尔逊为了保证他麾下将士的身体健康,想尽办法改善伙食,专门派人到北非采购牲畜和鲜鱼,到意大利采购水果和蔬菜。两年下来,纳尔逊的舰队无一人得上坏血病。纳尔逊还利用这段时间强化官兵的操炮训练和战术演习,组织各种各样的竞赛,以整桶的朗姆酒为奖品,使得舰队官兵的士气始终高昂。土伦港内地法国舰队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两年的封锁使法国舰队士气低落,战备废驰,由於长时间停泊在港湾里,战舰底部长满各种寄生物,严重影响了战舰的机动性。
  1805 年3月,拿破仑命令土伦港的法国舰队司令维耶纳夫率领舰队冲出港口,到西班牙卡迪兹港同西班牙舰队会合,然后一起前往加勒比海,以吸引英国皇家海军主力尾随追击,削弱英吉利海峡的防卫力量。维耶纳夫率领舰队趁夜冲出土伦港,而英国舰队紧追不放。此时纳尔逊正在家乡休养,地中海舰队司令由科林伍德代理。科林伍德率舰队追出直布罗陀海峡,将法国、西班牙联合舰队堵在卡迪兹港。
  科林伍德是纳尔逊多年的好友,他是一个出色的战略家,经常能料敌之先,但他的领导风格却相当刻板严厉。由於法、西舰队躲在卡迪兹港坚守不出,英国舰队除了封锁以外,无所事事。官兵们百无聊赖之际,便频频到别的船上串门,呼朋唤友一起喝一杯。科林伍德却下令禁止擅自离舰。官兵们牢骚满腹,都急切盼望纳尔逊快些回来。
  纳尔逊得到消息,立刻乘坐他的旗舰胜利号兼程赶来。9月28日,当胜利号的帆影出现在地中海舰队西方海面时,舰队官兵欢声雷动。当晚,纳尔逊邀请所有的舰长来胜利号共进晚餐,在餐桌上将自己的战役构想全盘托出。纳尔逊火中取栗的作战计划使在场的舰长们都惊愕不已。纳尔逊知道法、西联合舰队一定会挑选下风向,摆出一字长蛇阵。纳尔逊打算就自己的舰队分为两个纵队,他亲率左队朝法、西舰队阵列的中央突击,将其斩为两段,然后折向右,包抄围歼法、西舰队阵列中间靠后的战舰,同时阻止法、西舰队的前卫回援;科林伍德率领右队从法、西阵列倒数第12艘战舰旁边突破,然后右转包抄最后这12艘敌舰。纳尔逊的计划目的在於集中兵力围歼敌舰队阵列的后半部分,然后回过头来攻击前面的敌舰,这样法、西舰队的数量优势就无从发挥。
  对法国、西班牙联合舰队来说,同英国舰队决战是一个彻底的战略失误。联合舰队一盘散沙,维耶纳夫到达卡迪兹港以前甚至不知道西班牙舰队司令的名字。由於遭受两年多的围困,法、西舰队的状况相当糟糕,法国舰队有1,500个病号,而西班牙舰队由於人手不够,临时抓了许多陆军士兵和流民来充数。由於各种各样的原因,拿破仑最终不得不放弃入侵英国的计划,他把计划的流产归咎于海军的无能。10月初,拿破仑命令维耶纳夫出海同英国舰队决战,由法国海军部签发的命令中这样写道:“陛下不在乎失去所有的战舰,只要这些战舰光荣而体面地沉没。” 签发完这道命令以后,拿破仑亲率大军前往奥地利,准备发动著名的奥斯特里茨战役。

  4. 特拉法加海战

  1805年10月21日清晨,法、西舰队离开卡迪兹港,向南行驶。早上8点,法、西舰队也发现了西面十几海里以外的英国舰队。维耶纳夫命令所有的战舰做U形转弯,掉头向北,目的是一旦战局不利,可以逃回卡迪兹港。等到英国舰队再接近一些时,维耶纳夫看到英舰排成两个纵列驶来,他对纳尔逊大胆的战术安排赞叹不已,对副官说:“这样的安排怎么能不成功呢!” 维耶纳夫尽其所能迎接挑战,他让法、西舰队形成两条纵列,前后排战舰相互错开,这样英舰突破了前排战舰以后,便被后排战舰挡住去路,而前、后排战舰可以对闯进阵列的英舰形成夹击之势。
  此时海面上风平浪静,英国舰队只是在洋流的推动下,以2节的速度缓慢前进。从双方舰队彼此发现到交火,整整 6个小时过去了。英国舰队的几艘主力舰后甲板上,乐队不停地演奏。小艇在战舰之间穿梭,传递着舰长们的相互问候和鼓励。而水兵们在各自的岗位上享用早餐和午餐,时不时探头望一眼远处的敌舰。纳尔逊身穿海军中将的制服,胸前佩戴将星和勋章,按照惯例站在四分之一甲板(Quarter Deck)上,他身边簇拥着多年的朋友 - 胜利号舰长哈代(Thomas Hardy),秘书斯科特,军医比蒂(Dr. Beatty),和巡洋舰队司令布莱克伍德(Blackwood)。众人深知法国战舰上密布狙击手,都为纳尔逊的安全感到担心,不停地劝他换一件不起眼的衣服,都被纳尔逊婉拒。
  11点30分,在距离敌舰队一海里的时候,纳尔逊在胜利号上升起著名的旗语:“英国相信每个人都会尽职尽责。” 英国舰队官兵们则以雷鸣一般的欢呼声回应。由於纳尔逊率领的左侧纵队向北偏离了2度,科林伍德的右队率先接敌。科林伍德的旗舰皇家君主号从112门炮的西班牙战舰“圣安娜”号后面切入敌阵,先以左舷火力猛轰圣安娜号的船艉,然后向左转,紧紧靠在圣安娜号的右舷,与之激烈炮战,一时间两艘战舰都消失在浓密的硝烟中。纳尔逊的胜利号稍后几分钟才冲进敌阵,在这之前,胜利号一炮未发,就已经中弹数十颗,伤亡50多人,其中包括纳尔逊的秘书斯科特。
  胜利号从维耶纳夫乘坐的旗舰“布桑托尔”号(Beaucentaure)的后面突入,距离如此之近,胜利号上的水兵可以伸手够着布桑托尔号悬挂在船艉的旗帜。胜利号船艏的两门68磅短筒炮向布桑托尔号的船艉发射一颗实心弹加一筒内装500颗铅弹的霰弹,接着左舷50门火炮用双发弹齐射,将布桑托尔号的船艏彻底摧毁,而两层火炮甲板上的官兵非死即伤,海战刚开始布桑托尔号就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这时在胜利号的正前方,74门炮的法国战舰“勇猛” 号(Redoutable)挡住去路。胜利号径直撞向勇猛号,船首斜桅插进勇猛号主桅和副桅之间,生生将其顶出了队列,为后面的英舰打开一个缺口。然后胜利号向左转舵,靠在勇猛号的左舷旁,两舰发生激烈战斗。
  法舰勇猛号的舰长卢卡斯(Lucas)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在土伦港里被围困的两年里,卢卡斯无法有效训练麾下官兵的操炮技巧,但他因地制宜,花大力气训练他们的狙击本领。卢卡斯在勇猛号的桅杆和甲板上布置了数百名火枪手,这些人在十几米远的距离上以猛烈的火力袭击胜利号甲板上的官兵,造成很大伤亡。虽然冒着密集的弹雨,纳尔逊依然坚持站在四分之一甲板上鼓舞士气。下午1点30分,勇猛号后桅杆上的一个狙击手发射的铅弹击中纳尔逊,子弹从纳尔逊左侧肩章透入,穿过左肺,嵌在脊椎骨里。纳尔逊立仆,被抬进船长室。
  纳尔逊躺在船长室里对前来看望的舰长哈代说:“他们到底把我了结了…我的脊梁骨被打穿了。” 纳尔逊知道自己已经无救,对军医比蒂说:“你去救治别人吧,你帮不上我什么忙了。” 纳尔逊此时只能凭借声音了解战况进展。每每敌舰被击中,胜利号上的水兵们就爆发出欢呼声,而这时纳尔逊充满痛楚的脸上就会浮现出一丝微笑。
  特拉法加海战到此已经演变为一场混战。在方圆数海里的海面上,60多艘战舰纠缠在一起,混战中双方的战舰都弹创累累,惨不忍睹。英舰官兵的训练素质和高昂斗志此时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当法、西战舰桅杆被毁时,多半降旗投降;英舰官兵在这种情况下会想方设法找别的战舰拖拽,或东拼西凑架设起备用的风帆继续战斗。
  联合舰队司令维耶纳夫在布桑托尔号瘫痪以后,打出旗号命令担任前卫的10艘战舰掉头赶来支援。由於风力不足,这10艘舰花了很长时间才掉过头来,向英舰逼近。此时接过指挥权的科林伍德立刻命令6艘英舰仓促组成一道战列线挡住去路。法、西舰队前卫的指挥官杜马诺阿(Dumanoir)丧失斗志,认为海战已经失败,率领这10艘战舰逃回西班牙卡迪兹港。下午4点30分,纳尔逊停止了呼吸,他最后的遗言是:“感谢上帝,我已经履行了我的职责。” 大约同一时间,维耶纳夫降旗投降,特拉法加海战终於结束。
  在特拉法加海战中,20艘法国、西班牙战舰投降,1艘沉没。投降的20艘战舰在随后而来的风暴中大部分沉没,只有4艘幸存。英国舰队阵亡250人,伤1,200人,而法、西联合舰队伤亡超过5千人,同胜利号激战3个小时的法舰勇猛号672名船员中,阵亡578人。

  5. 后话

  海战结束当晚,纳尔逊的死讯传遍整个舰队,胜利的狂喜淹没在深切的悲痛之中。海战胜利的消息和纳尔逊的死讯同时到达英国,举国伤恸。“泰晤士报” 这样评论道:“我们不知道应该欢呼还是应该哀悼。这个国家刚刚取得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光辉胜利,但代价无比高昂 - 我们失去了伟大而英勇的纳尔逊。”
  为了纪念纳尔逊,英国政府在伦敦修建了特拉法加广场(Trafalgar Square),中间树立着“纳尔逊纪念柱”(Nelson’s Column),直到今天都是伦敦的著名景点之一。纳尔逊的座舰胜利号至今依然保存完好,矗立在波茨矛斯海军基地(Portsmouth Navy Base)的2号码头供人瞻仰。两百年来,英国军事史学家一直尊称纳尔逊为“战神” 。在BBC主持的“英国100个最伟大的人”民意调查中,纳尔逊名列前十。
  特拉法加海战是帆船时代最后一次海上决战。此后英国利用其海上霸权同拿破仑的欧洲帝国抗争,展开了一场历时十年的经济绞杀战,最终将法兰西帝国拖垮。为了重振海上雄风,拿破仑从1807年开始在欧洲大陆各个主要港口大量建造战舰,法国海军在数量上又一次超过了英国皇家海军。但这种强大是纸面上的,法国根本无法为这支庞大的舰队配备足够的水手 - 整个欧洲只有丹麦能够提供一些高质量的水手。绝大多数战舰最后烂在港口里,没有出海过一次。1814年,拿破仑从俄罗斯败退回来以后,将大批海军官兵和船厂工匠编入陆军,法国海军到此已经名存实亡。


附:纳尔逊时代的英国皇家海军

  拿破仑战争是英国皇家海军的最后一次严峻考验。1815年以后的一百年间,皇家海军傲视群雄,而大英帝国的海上霸主地位无人能够撼动。
  拿破仑战争前夕,英国与法国及其盟友西班牙展开了一场造舰竞赛。1780年到1790年,英国新造战舰总吨位达8万吨,而法国、西班牙针锋相对,各造了5万和4万吨,而且单个战舰比英国更大,装备火炮数量更多。比如这个时期英国的一级战列舰装备舰炮110门,法国同一级别的战舰有炮118门,而西班牙著名战列舰“特力尼达”号(Santissima Trinidad)有四层火炮甲板,共装备舰炮130门。到战争爆发前夕,英国皇家海军的总吨位为33万吨,而法国、西班牙合起来有42万吨。拿破仑战争中法西联合舰队虽有数量优势依然屡战屡败,证明了英国皇家海军的素质和战术远远优于法、西海军。

  1. 战舰

  英国皇家海军这个时期的战舰分为六个级别,只有前三个级别称为“战列舰”(Ship of the Line)。1794年,英国皇家海军一共有战列舰85艘,到1815年,战列舰增加到99艘。
  一级战列舰(1st Rate Ship of the Line)平均吨位2,500吨,定员850人,有三层火炮甲板(Gun Deck),装备火炮100门以上。通常是底层配置32磅火炮,中层24磅火炮,上层12磅火炮。1794年的时候,英国皇家海军有一级战列舰5艘,全部装备100门大炮。纳尔逊在特拉法加海战中的旗舰“胜利”号就是一级战列舰。1815年,一级战列舰增加到7艘。
  二级战列舰(2nd Rate Ship of the Line)平均2,200吨,定员750人,也是三层火炮甲板,装备火炮在90到98门之间,配置与一级战列舰相同。1794年英国皇家海军有二级战列舰 9艘,其中7艘装备98门火炮,两艘装备90门火炮。二级战列舰到1815年减少至5艘。
  三级战列舰(3rd Rate Ship of the Line)平均1,750吨,定员650人,两层火炮甲板,装备火炮在64到84门之间,以74门炮的战舰为例,通常包括32磅火炮28门,18磅火炮 28门,以及9磅火炮18门。三级战列舰是英国皇家海军的主力,1794年时有71艘,其中51艘装备74门火炮。三级战列舰到1815年剧增至87艘。
  另外英国皇家海军还有四、五、六级战舰50艘,包括巡洋舰(Frigate)和其他炮舰,巡洋舰是一种单层火炮甲板的炮舰,装备20到40门火炮,速度很快,通常执行侦察和护航的任务。
  74门炮的战列舰逐渐被认为是最经济实用的舰种,英国1805年所建的新舰中75%是这种战舰。两层火炮甲板的战舰脱颖而出,是无数次海战自然选择的结果。由於木制战舰结构上的限制,要增强火力只能在战舰的高度上做文章,也就是增加火炮甲板的层数。三层火炮甲板的战舰由於重心高,不得不使用大量压舱物保证稳定性,於是严重影响了战舰的速度和机动能力。加之3艘一、二级战列舰的造价大概相当于4艘三级战列舰的造价,英国皇家海军自然愿意多造三级战列舰以保证海战中有足够的机动兵力。
  英国战舰的寿命相当长,原因在於英国人对造船材料和工艺精益求精,再加上海战中鲜有败绩。在1805年的特拉法加海战中,英国战舰的平均年龄是17岁,其中几支主力舰年龄超过40岁,比如100门炮的“不列颠尼亚”号(Britannia)已经43岁,而胜利号也有40岁。相比起来,特拉法加海战中的法国战舰都相当年轻,这大概是法国海军屡战屡败,战损率居高不下的缘故。比如1790-1800的十年间,法国海军被击沉、俘虏战列舰48艘,巡洋舰 (Frigates)53艘。
  筹建和维持一支海军相当昂贵,而且耗费往往随着战争的进程而飞涨。1800年,英国一艘战列舰的造价大约每一个吨位21英镑,到1805年就涨到35英镑。胜利号战列舰造价加上全套装备,花费10万英镑。1795年英国皇家海军军费625万英镑,到1805年就飞涨到1,500万英镑。相比起来,皇家海军 1905年的军费也才3,500万英镑,而此时英国海军的主力战舰几乎都是万吨以上的装甲战列舰,而且正和德国搞建造“无畏舰”的竞赛。

  2. 火炮

  纳尔逊时代的舰炮在基本构造上和二百多年前的德雷克时代没有太大的区别,由青铜或铁铸造,炮口装填,发射实心球形弹丸。十八世纪以前,由於青铜比铁轻,容易铸造,而且经久耐用,是制造火炮的主要材料。进入十八世纪,各国都大规模扩建海军,使得舰炮的需求暴增。因为铁的成本只及铜的五分之一,所以铁炮逐渐替代了青铜炮,成为各国战舰的标准装备。英国铸造的铁炮质量首屈一指,在欧洲大陆价格往往高出当地铁炮四、五倍。英国铸铁工艺先进由来已久。英国铜矿资源贫乏,严重依赖欧洲大陆进口。亨利八世认识到这个战略弱点,於是下决心另辟蹊径,大力发展铸铁技术。从伊丽莎白女王时代开始,英国的铁炮就享誉欧洲,除了份量稍重以外,质量并不亚于同时期的青铜炮。
  英国皇家海军此时装备的火炮,以弹丸的重量划分,主要是9磅、12磅、18磅、24磅和32磅五种火炮,口径分别为10.4厘米、11.5厘米、13.1厘米、14.4厘米和15.9厘米。战争初期装备的一批42磅重炮(口径17.4厘米),因为射速较慢,逐渐被淘汰。五种火炮的长度相仿,都在2.7米左右,但重量相差很大,其中12磅火炮重一吨半,24磅火炮重两吨,而32磅火炮则重达两吨半。
  这个时期火炮的射程并不远,以24磅或32磅火炮为例,射角4度时,射程可达1,350米;射角抬高到8度时,可及2,250米。在100米的距离上,24 磅炮发射的实心炮弹能够穿透5英尺厚的橡木。真正的海战中,双方往往在一、两百米的距离内以水平射角快速发射,这时射速比射程重要得多。英国皇家海军非常重视炮手的操练,英国舰炮的射速能够达到一分钟一发,大概比法国舰炮快两倍。近战中炮手往往一次发射两、三个弹丸,或实心弹加霰弹,以求最大的破坏效果。
  这个时期炮弹的种类,除了通常的实心弹以外,还有霰弹(Canister Shots)和链弹(Chain Shot) 等几种。霰弹其实是一个铁皮桶,里面装填数十颗铅弹,铁皮桶出膛即分解,於是数十颗铅弹向前以扇面飞行。霰弹的主要作用是杀伤人员。链弹是铁链相连的两颗实心弹,主要用于破坏桅杆和风帆。此时空心装药的榴弹已经装备英国陆军,但由於碰炸引信不可靠,一直到鸦片战争前夕才正式装备皇家海军。
  拿破仑战争时期英国舰炮的一个重要改进是燧发机(Flintlock)的使用。海战中战舰船身的晃动使得瞄准困难,燧发机的优越之处在于没有发射延迟,而普通引信通常需要几秒钟的时间才能引爆发射药。这样英国炮手瞄准以后可以立刻发射,大大提高了命中率。另外一项革新是短身管火炮(Carronade)的发明。短身管火炮最早出现于1782年的一次海战中,炮身只有一米半长,主要用于近战。由於炮身短,这种火炮重量相对较轻,32磅短炮只和6磅长炮一样重。到拿破仑战争时期,英国皇家海军的战舰都装备有十几门短炮。

  3. 战略和战术

  海军和陆军的作用截然不同。英国海军史学家科贝爵士(Sir Julian Corbett,1854-1922) 就指出,1805年的特拉法加海战对拿破仑战争的直接影响相当微小,而1806年拿破仑指挥的耶拿战役导致了普鲁士政权的垮台。陆战可以是决定性的,但海战则肯定是消耗性的。海军的价值主要体现在战略方面。特拉法加海战以后,英国牢牢地控制了制海权,对法国进行孤立和封锁,通过皇家海军和法国展开一场旷日持久的经济消耗战。拿破仑为了打破这个封锁,苦心经营“大陆体系”,企图孤立英国。为了强迫欧洲国家加入这个体系,拿破仑先后对西班牙和俄罗斯用兵,最终导致了其帝国的崩溃。
  在战术方面,十七世纪以荷兰为代表的新兴海上强国仍然钟情于近距离混战(Mêlée Action)。进入十八世纪,“战列线”成为欧洲各国海军的标准战术。海战中双方战舰通常排成两个纵列,平行相对驶过,互相以舷炮对射。这种战术的弊病在於简单化、程式化,海战形同角力。如果两支舰队旗鼓相当,往往打到两败俱伤也分不出胜负。风向对海战战术的影响也很大。处於上风向的战舰,船身向下风向倾斜,这一侧的舰炮水平射角较低,有利於攻击对面敌舰的船身;处於下风向的战舰,船身向后倾斜,舷炮水平射角较高,有利于攻击对面敌舰的桅杆和风帆。选择上风向属於攻击性强的表现,其目的是击沉敌舰;选择下风向则是防守性的姿态,目的是破坏敌舰的动力系统,使其失去机动能力,以便於自己脱身。十八世纪英、法两国的海战中,法国舰队通常选择下风向,准备一旦战局不利就逃之夭夭。英国舰队为了迫使法舰决战,往往一开局就试图抢占法舰队的下风向,断其退路。
  这个时期的战舰建造得相当坚固,船壳是数英尺厚的橡木板,远距离射来的炮弹通常无法贯穿,近距离发射的炮弹对船壳所造成的破坏,也就是碗口大的一个洞,船员通常能卧倒躲避,极少受到伤害。一艘战舰最薄弱的地方是船艉。船艉所用的材料轻薄很多,一颗炮弹不仅可以轻易透入,而且能贯穿整个甲板,对人员有巨大的杀伤力。英国海军有专门的“艉射”(Raking Fire)战法,即运动到敌舰后面时,集中火力近距离轰击船艉。此时通常发射一颗实心弹加一颗霰弹,实心弹穿透船壳,而数十颗铅弹紧跟着从弹洞飞入,以扇面扫过甲板。这样的双发弹有五、六颗就能使敌舰的整层火炮甲板丧失战斗能力。英国海军只有在混战中偶尔能够用上这种威力巨大的战法,要想在海战中有目的地攻击敌舰船艉,就得垂直切入敌舰队的战列线,不仅风险很大,更意味着战术思想的推陈出新。
  1782年,呆板的战列线战术终於在“圣徒群岛”海战(Battle of the Saintes)中被突破。此战英国舰队和法国舰队各以战列线对阵时,风向突然改变,英舰队司令罗德尼(George Rodney)立刻率领六艘战舰突破法舰队的一字长蛇阵,其他英舰也就近突破敌阵,将法国舰队分割成几段。结果五艘法舰投降。从此以后,伺机突破分割敌舰队的战术得到英国皇家海军认可。
  这种战术在纳尔逊手里又得到改良。纳尔逊将“在局部集中优势兵力消灭敌人”这一陆战思想运用到海战,首创“纳尔逊战法”(Nelson Touch)。当面对敌人的一字长蛇阵时,纳尔逊主张将自己的舰队分为两个纵队,拦腰突破敌阵,将其分割成三段,而其中一个纵队围歼其中的一段,而另一个纵队阻挡别的敌舰来援。纳尔逊就是用这个战术在特拉法加海战中以少胜多,取得了辉煌的战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葵花法律 ( 京ICP备1707455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702001897号  

GMT+8, 2019-9-15 22:39 , Processed in 0.09774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